騰訊告贏了國家知識產權局,而華為卻因“鴻蒙”商標敗訴

貞酒歌

2021-06-02

返回專欄首頁

作者:貞酒歌

原創投稿

評論:
與大眾普遍認知不同的是,並非只有小公司,才會在商標搶註上栽跟頭。鼎鼎大名的日本公司集英社,也吃過商標惡意搶注的虧。

    剛剛,騰訊又打贏了一場耗時3年的訴訟,而案件中輸給騰訊的被告,就是負責保護知識產權工作的國家知識產權局。

    案件的源頭可以追溯到2015年,貴州問渠成裕酒業有限公司申請了名為“王者榮耀”的第33類商標,用於酒類商品。

    騰訊告贏了國家知識產權局,而華為卻因“鴻蒙”商標敗訴

    《王者榮耀》是騰訊旗下知名遊戲IP,多年來持續火爆,用户數量眾多,其商標遭到惡意註冊,並不令人感到意外。起初,騰訊並未對問渠成裕酒業採取行動。不過隨後幾年,問渠成裕酒業不斷圍繞“王者榮耀”打造酒類品牌,甚至註冊了“貴州王者榮耀酒業有限公司”後,事情變得越來越嚴重。

    2018年6月19日,騰訊終於坐不住了,請求國家知識產權局廢止貴州問渠成裕酒業有限公司註冊的“王者榮耀”商標,理由是侵犯了騰訊對“王者榮耀”商標在先著作權。

    然而,令人沒想到的是,騰訊竟然意外吃了癟,該請求被國家知識產權局駁回。騰訊不服此次裁決,憤而將國家知識產權局告到了北京知識產權法院,貴州問渠成裕酒業作為第三人蔘加訴訟。

    直到2021年5月,北京知識產權法院做出終審判決,對騰訊的相關主張予以保護。判決書中同時認定,貴州問渠成裕酒業在明知《王者榮耀》遊戲知名度的情況下進行商標註冊,具有“主觀惡意”。

    騰訊告贏了國家知識產權局,而華為卻因“鴻蒙”商標敗訴

    事實上,圍繞商標惡意搶注產生的糾紛可謂屢見不鮮。華為即將於6月2日召開鴻蒙發佈會,正式發佈鴻蒙系統。而在幾天之前,華為法律上仍然沒有使用“鴻蒙”這一商標的權利,直到網傳它用錢買下了“鴻蒙”商標。

    早在2019年,華為就已經着手申請“鴻蒙”商標,卻因已經存在相似商標,遭到國家知識產權局駁回。華為不服,同樣將國家知識產權局告上法庭。然而2021年5月12日,一審判決公開,華為敗訴。

    騰訊告贏了國家知識產權局,而華為卻因“鴻蒙”商標敗訴

    “鴻蒙”商標的背後所有者,是一家名叫契貝科技的公司。根據網上公開的信息,契貝科技已經將“鴻蒙”、“HONGMENG”等3個商標的所有權轉讓給了華為。至於華為購買這些商標花費了多少金錢,外界不得而知。

    騰訊告贏了國家知識產權局,而華為卻因“鴻蒙”商標敗訴

    時至今日,惡意搶注商標依然是令人無解的事情。世界各國出台了針對性的法案,以降低惡意搶注商標帶來的影響,但企業仍然防不勝防。就拿“鴻蒙”商標來説,已經存在的商標或近似商標達到了五百多個,這還不包括“HONGMENG”的相似商標。其中絕大多數商標,都出現在2019年前後,也就是華為鴻蒙系統遭到披露的時候。而契貝科技手裏擁有的各類商標超過了250個,很明顯,這家公司做的就是搶注商標的買賣。

    騰訊告贏了國家知識產權局,而華為卻因“鴻蒙”商標敗訴

    騰訊之所以能夠勝訴,在於“王者榮耀”名詞本身的特殊性,騰訊事實上已經先行註冊,以及同名遊戲《王者榮耀》所擁有的廣泛影響力。對此,我國《商標法》第32條規定,申請商標註冊不得損害他人現有的在先權利,也不得以不正當手段搶先註冊他人已經使用並有一定影響的商標。

    而“鴻蒙”並非華為創造的新詞,且直到目前,鴻蒙系統仍未正式發佈,北京知識產權法院判定華為註冊申請理由不足,的確符合法律規定。

    騰訊告贏了國家知識產權局,而華為卻因“鴻蒙”商標敗訴

    面對商標惡意註冊,企業維權的難度很高,而搶注商標的成本卻很低。尤其是在遊戲領域,“商標流氓”數不勝數。據披露,普通人只需花費10元,就可以通過註冊個體工商户的形式申請商標註冊,而註冊商標的成本大約在600元左右。一旦註冊成功,即可享受到《商標法》的保護。假如某款即將上市的遊戲,名字遭到搶注,等待它的要麼是改名,要麼是高價購買已有的商標。可以説,這幾乎是一個無本買賣。

    由於部分企業缺乏法律意識,或者內部消息遭到泄露,導致旗下游戲的名稱被惡意提前註冊,進而遭受嚴重的損失。尤其是在面對跨國維權的時候,受害者往往耗費不起精力進行曠日持久的官司。

    2019年5月,蘋果在全球範圍內下架了一款名為《Clicker Heroes》的遊戲,遊戲的開發商Playsaurus對此有苦説不出。

    騰訊告贏了國家知識產權局,而華為卻因“鴻蒙”商標敗訴

    據披露,早在2015年,一家名叫靈遊科技的中國公司,就已經註冊了《Clicker Heroes》的中文譯名《點擊英雄》。及至到了2019年,當Playsaurus把《Clicker Heroes》推向中國市場時,卻被告知商標侵權,必須下架整改。

    騰訊告贏了國家知識產權局,而華為卻因“鴻蒙”商標敗訴

    Playsaurus只是一家獨立遊戲工作室,根本沒有精力糾纏在商標維權之中。不得已,Playsaurus只能接受這一結果,默默下架了遊戲——身為小工作室,更不會花費巨資購買商標。

    與大眾普遍認知不同的是,並非只有小公司,才會在商標搶註上栽跟頭。鼎鼎大名的日本公司集英社,也吃過商標惡意搶注的虧。

    2007年,北京隨手互動信息技術有限公司搶注了“海賊王”與“海賊王Online”的商標,而“海賊王”就是知名長篇漫畫《ONE PIECE》的中文譯名。不過,此時中日兩國文化交往並不密切,中國電視台更是停止了對日本動畫的引進。充斥在中國市場的,大多是沒有版權的盜版漫畫。可以説,不少日本企業在處理商標註冊問題上存在滯後性,集英社也是如此。

    2013年,集英社正式準備在中國發行《ONE PIECE》,結果“海賊王”的商標申請遭到駁回。集英社原本打算從隨手互動手裏買下“海賊王”的商標,而隨手互動一張嘴就要價800萬,直接將集英社勸退。集英社氣不過,打算就用《ONE PIECE》本名,結果發現這個名字也已經被註冊為商標了。

    騰訊告贏了國家知識產權局,而華為卻因“鴻蒙”商標敗訴

    事已至此,集英社果斷選擇放棄“海賊王”這個在中國流傳度極廣的名稱,轉而註冊了“航海王”,並使用至今。

    騰訊告贏了國家知識產權局,而華為卻因“鴻蒙”商標敗訴

    隨手互動雖然沒有從集英社手裏坑到錢,但東方不亮西方亮,2017年,北京樂匯天下科技有限公司因發行《口袋海賊王》和《街機海賊王》兩款遊戲,遭到北京市工商局行政處罰,責令其向隨手互動賠償約3000萬。而《ONE PIECE》的版權方集英社,一分錢也撈不到。

    《ONE PIECE》的長期火爆,讓集英社堅定了法律維權的決心。目前,集英社已經取回了“海賊王”在多個領域的使用權,但第9類商標仍然歸隨手互動所有。正因如此,中國發行的官方正版《ONE PIECE》遊戲只能叫“航海王”。

    在此對商標分類稍作介紹,和遊戲密切相關的商標為第9類、第41類。第9類商標包含計算機遊戲軟件、手機遊戲軟件。第41類商標則包含PC在線遊戲、手機在線遊戲等。但並不是説遊戲公司只需申請此類商標,比如對周邊衍生產品而言,第24類的服裝紡織品,第25類的服裝、衣帽等,都需要申請對應的商標,才能得到相應的法律保護。

    騰訊告贏了國家知識產權局,而華為卻因“鴻蒙”商標敗訴

    不難發現,企業為了規避商標被惡意搶注的風險,最好的方法就是自己提前註冊可能會被侵權的商標。通常來講,大公司會委託代理機構代為申請商標,而小公司往往缺乏足夠高的敏感性,更容易遭到“商標流氓”的裹挾。

    同時,由於當下中國遊戲版號申請難的問題,圍繞商標惡意搶注,即便是有着最強法務部之稱的任天堂,往往也鞭長莫及。

    2020年4月,NS遊戲《動物森友會》火爆全球。對於任天堂而言,自然早已申請下了“動物森友會”的遊戲分類商標。但看到商機的部分企業,轉頭就申請下了服貿、文具等周邊產品的商標。然而《動物森友會》並沒有在大陸獲得版號,也就是説法律層面上“動物森友會”這一商標並沒有在中國市場真正使用。如果任天堂一直無法獲得版號,那麼商標維權的難度將會非常高。

    騰訊告贏了國家知識產權局,而華為卻因“鴻蒙”商標敗訴

    而這還不是最離奇的。

    2019年7月,來自中國的深圳海豹科技有限公司,在日本申請了“MEWTWO(超夢)”商標,用以經營數碼智能產品。而超夢,就是任天堂知名IP《精靈寶可夢》裏面的經典寶可夢,擁有廣泛的人氣。或許,對於商標搶注而言,法無禁止即自由,得到了最大程度的踐行。

    騰訊告贏了國家知識產權局,而華為卻因“鴻蒙”商標敗訴

    圍繞《精靈寶可夢》產生的商標糾紛,不在少數。2016年7月,馬克和米歇爾·格雷爾夫婦向美國專利商標局申請了“Pokemon GO”第25類商標,用於服裝品類。直到2017年7月,任天堂才發現這一事件,向美國專利商標局提交異議通知書,稱該商標存在欺騙性。

    實際上,為了防止此類事件發生,任天堂已經提前搶注了大量相關商標。即便在中國,早在1997年,任天堂就已經着手申請“Pokemon”商標,最強法務部的確名副其實。

    騰訊告贏了國家知識產權局,而華為卻因“鴻蒙”商標敗訴

    正是因為任天堂的高度重視,避免了很多因商標惡意搶注可能造成的損失。上面圖片中,義烏市鞍莉貿易有限公司於2019年申請的“POKEMONES ELF”(第28類)商標,便因異議被商標局裁定無效,任天堂法務部功不可沒。

    騰訊告贏了國家知識產權局,而華為卻因“鴻蒙”商標敗訴

    圍繞商標搶注產生的糾紛,並非沒有正面的例子。

    2020年12月28日,任天堂宣佈圍繞《馬里奧賽車》產生的真人卡丁車侵權案勝訴,原日本公司“MariCar”被責令賠償任天堂5000萬日元,並要求立即終止商標侵權。

    騰訊告贏了國家知識產權局,而華為卻因“鴻蒙”商標敗訴

    這起案件稱得上一波三折。2017年,任天堂向特許廳提起訴訟,請求停止MariCar的侵權行為。MariCar是日本知名卡丁車租賃公司,主推的真人馬里奧賽車風靡一時。然而任天堂的請求被特許廳駁回,特許廳認為MariCar和《馬里奧賽車》不存在相關性。

    騰訊告贏了國家知識產權局,而華為卻因“鴻蒙”商標敗訴

    任天堂不服裁決繼續上訴,展開了和MariCar的拉鋸戰。最強法務部不負眾望,在2018年獲得勝訴,MariCar被判賠償任天堂1000萬日元。但MariCar卻抱着僥倖心理,改名為“Mari Mobility”,並且在旗下卡丁車印上了“Unrelated to Nintendo”,可謂此地無銀三百兩。不僅如此,Mari Mobility還將任天堂告上了法院,請求駁回任天堂的上訴。

    騰訊告贏了國家知識產權局,而華為卻因“鴻蒙”商標敗訴

    直到2020年,日本最高法院做出判決,這起案件終於塵埃落定。獲勝的任天堂表示,本次判決對於知識產權產業的保護和發展具有極其重要的意義,今後將繼續對各種侵權行為採取必要措施。而敗訴的Mari Mobility對此表示遺憾,並且不排除日後採取相應的行動。

    回過頭來重新梳理這起案件的過程,竟然和騰訊對問渠成裕酒業的上訴經歷極為相似。

    放眼全球,圍繞商標惡意註冊進行維權的難度普遍偏高,而“商標流氓”的存在,更是讓搶注的商標得到了法律的保護,權益受到侵害的一方反而陷入了不利的局面。如騰訊、任天堂這樣的巨頭,擁有全球首屈一指的法務部,尚且會被商標侵權案纏身,而花錢“贖”鴻蒙的華為,只能啞巴吃黃連。

    惡意搶注商標註定是一場沒有盡頭的戰爭,告不如防,增強法律意識,提前做好商標保護,才是大多數公司行之有效的對抗方式。

    畢竟,對於沒有任天堂級別法務實力的公司而言,連走到對簿公堂這一步的機會,可能都沒有。

    玩家點評 0人蔘與,0條評論)

    收藏
   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
    分享:

    熱門評論

    全部評論